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集齐内娱显眼包,这档节目很治愈?

时间:10-2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35

集齐内娱显眼包,这档节目很治愈?

过去的两个月,《现在就出发》给很多人带来了快乐和松弛的感觉,以“混综”的概念成为户外真人秀当中一个特别的存在。节目既有竞技类综艺相比拼的刺激和快感,也有生活类综艺的疗愈和惬意,不同的人能在其中找到不同的收获。作者|阳光、编辑|丁宇“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,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……”出发团在联欢会上合唱了一曲《我的好兄弟》,一起回味起《现在就出发》这段旅程中的点点滴滴。尽情游戏的快乐时光、共同烹饪的美食、热烈澎湃的歌声、轻松快乐的聊天,看得人们又燃又泪目。结果沈腾一抛梗,煽情的氛围瞬间被瓦解,画风突然变成了全员显眼包。沈腾10月16日,户外综艺《现在就出发》迎来了收官之旅,告别晚宴被这群人搞成了联欢会。看了10期节目的观众,早已习惯了这一切,只要发出哈哈哈地笑声就对了。这支由沈腾和他的朋友们组成的快乐野游出发团,一边是人均800个心眼子,不到最后谁知不知道游戏结果;一边是集体陷入游戏黑洞。他们经常前一秒还在陶醉地感受大自然奇妙的风景,后一秒就放飞自我重新喜剧人上线,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什么叫“活在当下、及时充电”的生活观。过去的两个月,《现在就出发》给很多人带来了快乐和松弛的感觉,以“混综”的概念成为户外真人秀当中一个特别的存在。节目既有竞技类综艺相比拼的刺激和快感,也有生活类综艺的疗愈和惬意,不同的人能在其中找到不同的收获。综艺《现在就出发》直到节目接近尾声,腾讯在线视频节目内容制作部野草工作室负责人、《现在就出发》制片人闫芝桦终于长舒了一口气。在与博客作者对话的过程中,她坦言,《现在就出发》体验篇播出后,是压力最大的阶段。那时,她会有些忐忑,担心户外综艺的新尝试能否成功。不过,随着出发团越来越默契,一切都渐入佳境。节目中关于户外野游、自然探索、大美风光、社交团建的呈现,都是契合了当下年轻人最关注的话题。节目在还未正式上线之前,就有诸多路透视频“爆”了,上线后,腾讯视频的站内热度更是突破27000,进入爆款俱乐部。之后,节目热度持续走高,多个名场面在短视频平台频繁出圈。截至发稿前,微博上的#现在就出发#话题阅读量累计36.1亿,讨论量高达1333.1万。数据代表观众内心最真实的反馈。闫芝桦觉得,就像《现在就出发》的名字代表的一种状态——大家走出城市的钢筋水泥,走出工作和生活筑起的条条框框,切身融入神奇浩渺的大自然,接触另外一种人生体验,体会生活,读懂朋友,现在出发。灵魂人物闫芝桦清晰地记得《现在就出发》从无到有的每个关键时刻。节目最开始源于一个想法——节目制作公司一生向阳一直想邀请沈腾做一档节目。但是给了很多版方案,一直未能如愿。即便如此,他们从未放弃,一直给沈腾送各种方案。直到2022年,转机来了。闫芝桦回忆说,一个新的方向让沈腾很感兴趣,正是《现在就出发》的雏形。这个能真正体验大自然的综艺节目策划打动了沈腾,他很快应下了邀请。沈腾的想法是,他很宅,如果年轻人能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去看看大自然和看外面的世界,他会享受其中。他相信观众也会跟他有同样的感受。闫芝桦说,沈腾也提出了很多自己的想法,比如希望节目有自己独特的调性、和当地的自然风光融合,但最重要的一点是“他希望这个节目的气质是特别青春和有活力的,而不是暮气沉沉的”。节目中,大家都很放松定下沈腾之后,闫芝桦思考最多的问题是,明星类的户外真人秀最核心的资产到底是什么?最后,她得出的答案是“人”——“一群好朋友出去玩才有戏”,而且这里面一定要有一个灵魂人物,能够聚气,始终把场构建起来,这就有了“以腾哥为首的朋友圈”。朋友圈组建的过程十分顺利,听说沈腾来了,大家都很开心,觉得没有特别多的负担,于是就愿意来了。在闫芝桦看来,他们的身上散发的特质是一种松弛感——比赛的输赢和结果并不重要,开心最重要。沈腾和贾冰关系很好,他们经常一起骑摩托车。《现在就出发》是贾冰参加的第一档综艺节目,第一期就能看出来他的不熟练。闫芝桦第一次见到贾冰,“觉得他的确很像徐江”(注:贾冰在《狂飙》中饰演的角色),但随着深入了解,才会感受到他看似粗犷的外表下细腻的内心。他人又仗义,像是团队中的老大哥,照顾弟弟妹妹们。贾冰在《狂飙》中饰演徐江范丞丞在节目中最爱和沈腾斗嘴,也是最能治住沈腾的人。别看他们俩差了21岁,但却是一对真朋友,更是节目中两个最大的显眼包,旅途中创造的名场面,让出发团的朋友们忍俊不禁,也常常登上话题榜。即使是在收官联欢会上,最后的煽情时刻,范丞丞也以一句“我也是一个话不是那么多的人”,引发沈腾大声反问一句:“什么?”白敬亭是第二次才彻底加入的,他慢慢地和大家打成一片,对环境有安全感和信任感。虽然一开始有人都说他安静,但有时候,安静也是一种状态。越到后来,小白从最开始的安静回归显眼包,能够看出小白在节目里有一个逐渐放松的过程,他的所有表现都是非常自然的,高智、逻辑、冷幽默,都是他非常鲜活的特质,新鲜自然。直到最后一期,他被沈腾调侃,第一季不说话,第二季才说,一下预定了两季,是“大智慧的人”。金晨在节目里是个养成系女神,越播到后面越会发现她的可爱,她在出发团里是一个很舒服的存在。闫芝桦说,“大喜在整个旅途中非常沉浸”,她很认真地听每个人聊天说话,认真地品尝美食,很投入的享受这个过程。金晨白举纲认真能干,他是节目中确实话不是那么多的人,但却是默默做事的那个人。只见他一会儿帮贾冰帮厨,一会儿担当贴心的小助手,是一位默默用细节打动人的朋友。看了10期的观众也发现,出发团的人团结在一起,心都是敞开的。闫芝桦说,这也是《现在就出发》想要表达的东西——围绕沈腾和他的朋友们展开,聚焦这群人身上的特性,通过野外露营、户外旅行、自然风光、社交团建等话题,让它与当下年轻人产生情绪连接,回应观众对于松弛感和美好生活状态的多元需求。白敬亭与范丞丞合唱闫芝桦觉得,这样积极向上的诉求,是很容易打动人的。“过去三年,大家发现想干啥都干不了。我们想表达的是,如果你现在想干什么,就赶紧去干。活在当下,及时充电,不要太多的犹豫和摇摆。干不好也没关系,那就放过自己。”场的构建作为一档贴近自然的综艺节目,场的构建尤为重要,对艺人和节目来说都是如此。为此,在前期筹备阶段,节目组专攻两个板块:一是勘景,找到适合的场地;二是找专家,搭建好自然场景里的信息网。这两个内容的搭建,决定了《现在就出发》的方向和调性。“这个是我们真人秀的一部分,景勘得好,艺人的感受就好,艺人感受好,状态就好,它的内容就好。”闫芝桦对博客作者说。一开始,闫芝桦想求新,她不希望拿出千篇一律东西打擂台。如果拍摄都是大众景点,那就失去了《现在就出发》强调的探索意义。然而,新就意味着昂贵的时间和沟通成本,与此同时还要考虑安全以及交通和基本生活设施的配套问题。虽然难,这条路却必须要走,“我们做了那么多节目,没有一个节目勘景勘那么多次。”闫芝桦回忆说。从去年4月开始,节目组前后至少花费了一年时间才完成勘景。节目组到内蒙古拍摄在前期勘景时,闫芝桦给团队立下了三个基本标准:风景要美、气候适宜、配套设施相对完备。为了挖到好景,团队根据资料找到许多地方,然后与当地的旅游局聊,补充更多的信息之后,又找到对野外非常熟悉的人帮忙,经过几轮挑选后,才最终定下云南、贵州、内蒙古、新疆这4个地方。闫芝桦透露,即使这样,每一期正式拍摄前,团队还要再进行几次勘景。先遣导演执行组先带着各个专家去勘一轮;导演和摄像跟据实地看一轮设计内容;搭建场景和布置道具还要再走一轮;大团队彩排一轮。突发事件不是没有发生过。实际上,在原本的计划里,《现在就出发》的最后一站应该在三亚。但由于当时三亚突然遭遇台风,他们不得已寻找备选地点。就在距离拍摄还有几天的情况下,主创团队做了一个重大决策——整个团队临时转到新疆拍摄。《现在就出发》第8期,出发团到达新疆温泉县克鲁格野奢营地,开始一场奇幻冒险之旅。现在想来,闫芝桦觉得找到这个地方运气不错。他们在查民宿时发现了几个特色民宿,最终锁定了克鲁格,就马上就打电话了解当地的风貌,以最快的速度分出一个新疆勘景支队赶到克鲁格,确认之后立马让所有拍摄部队前往克鲁格集合。节目组到新疆拍摄在这样的极限操作下,《现在就出发》完成了从三亚到新疆的外景更换,如同节目的名字一样,那种决定了就去做的状态。新疆幅员辽阔,每个地方转场的时间都要花4个小时,但这番辛苦是值得的。节目效果就是最好的反馈。出发团们很喜欢新疆,他们被那里的美景打动,在苍茫天地上尽情驰骋。大家感受着这种自由和美好,“躺平”队伍逐渐增加,排着队晒太阳享受光合作用。除了勘景工作外,《现在就出发》筹备期间还找到了博物专家,包括动植物专家、地理专家、岩石专家、户外专家等。闫芝桦透露,主创团队正是通过《国家地理》、农科院、当地农业大学等各种渠道,以及与专家学者们的沟通,完成了《现在就出发》中知识科普板块的内容。于是,在具体的内容构建上,《现在就出发》以自然风光为支点,将动态游戏和静态景观连接在一起,把有趣的动植物知识和自然风光做美好融合。这也是户外真人秀构建真实情景、用真实连接观众最直接的方式。充电之旅聚集了熟悉的艺人们,构建了大自然真实的场景,当两者都准备好了,节目组要怎么发挥他们的作用?这是摆在闫芝桦眼前的实际问题。最后,主创团队列出了节目最核心的五个点:第一,难得的嘉宾,这也是节目最大的特点;第二,优美的自然风光;第三,有趣的动植物知识;第四,在野外的美食体验;第五,一定要好笑。具体到内容形式上,是该“快”还是该“慢”?那个最优的方案究竟是什么?闫芝桦觉得,如果做快综,到一个地方做几个游戏立刻离开,既浪费节目强调的自然属性,也没有任何创新性。如果做纯粹的旅行慢综艺,内容可能很难支撑节目,节奏会很慢,难以发挥这群嘉宾的优势。节目中的游戏轻松有趣显然,两种形式都不是最优解,主创团队不断寻找答案,最终定下了“混综”的模式。节目必须从艺人自身的特质出发,要把这群人的价值发挥出来。至于为什么一定要有游戏,是因为游戏的过程会产生极致的语言笑点和肢体笑点。闫芝桦解释说:“它得有一个发力点,如果大家很平的坐在那儿聊天,不设计一些旅行体验,其实也没有那么有意思。”事实上,“混综”形式的确切中了不同观众的内容需求,大家可以从趣味性、刺激性、治愈性不同角度,在节目中收获自己想要看到的故事和精神舒压。艺人在节目中的充电之旅产生的各种笑料,给观众传递情绪价值,给他们繁忙重压的生活中,带来一些治愈。那么怎么放大“好笑”,怎么设计游戏?闫芝桦说:“我们当时的想法是,这个游戏的逻辑要相对简单,不要太复杂,其次还要根据动植物特性、独特的自然风光串联贴合,三者融合。”实际情况总是和设想的不太相同,反而带来了很多意外的效果。闫芝桦对博客作者说,经常有节目组在测试时玩了超过半个小时的游戏,嘉宾几分钟就结束了,“大家都是游戏黑洞啊”,如果从正常的逻辑出发,“这部分是不是就录垮了”,但是嘉宾在游戏中的反应、包袱却很好玩,形成了节目现在这种独特的调性和质感。闫芝桦认为,《现在就出发》的核心在于“一群出去玩的朋友”,只有根据人不断地做内容调整,才是节目录制最重要的地方。不过,节目刚开始播出时,有一种声音认为《现在就出发》没有用好嘉宾。闫芝桦也看到了这种反馈,她开始思考:大家觉得这些艺人好,是因为他们什么好?结论有三方面,第一是内容强大,第二人物关系好,第三是他们身上具备的幽默感。这些东西都需要载体来呈现,《现在就出发》就是一直在寻找这个载体。当人们之间的关系越发的熟悉和亲密,那幽默感就会更加自然地流露,所以节目越到后面越真实、自然,名场面也越多。在她看来,有些语言包袱是可遇不可求的,要有着天时地利人和才能达到。比如魏大勋那期造就的“显眼包”大集合,刚好是孟宴臣最出圈的时候,又刚好“来了一个最熟的人,所有人都敢茬他”。节目中魏大勋被茬闫芝桦觉得,《现在就出发》给这群人营造了一个松弛的空间,为得是得到他们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真实感,了解他们在当下场景中真实的自我。相反,她不希望给节奏加上发条、给内容拧紧螺丝。“我们这个团以腾哥为首,他本身就是一个很幽默、有人情味但没有爹味的人,他不是说教型而是感受型的人。他的感受很敏感,当你和他进行深度话题,他都是以一种幽默有趣的方式给说了。所以我们没有刻意做一些煽情的、深度话题探讨。”这也是《现在就出发》在当下这个时代想要表达的内容,“它有一个很核心的精神,就是要努力但是也放过自己”。这是又积极又放松的状态——我要赢,但输了也没关系,现在就出发,做了就很好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